提示:2018杂志虫最新域名 www.ab74.com 杂志虫 | 记住新域名www.ab74.com 收藏本站

第三百零四章 泪目

      “可是,对方宗门有着三名真仙强者,还有一名玄仙强者,那护山神兽虽然也是渡劫期强者,可是却已经能够力悍真仙级别的强者,公子不过渡劫期……”

    欧阳莫离摇了摇头,不由得担心的说了一句,可是还不等欧阳莫离把话说完,便被湮灭打断。∮杂∝志∝虫∮

    “区区真仙,不足挂齿!”

    湮灭摇了摇头,随后一转身,便拿出了一个紫晶石,随后丢给了掌柜的,掌柜的看到紫晶石,顿时便眉开眼笑的接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公子了!”

    欧阳莫离看到湮灭如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随后,便见湮灭挥了挥手,欧阳莫离便随着湮灭一起出了客栈。

    衍气宗宗门所在,是一个超级山脉,这座山脉,延绵数万里之遥,高达一万多米,这种宗门的领地,不过在多元大陆排列中下而已,湮灭可是曾经接过刺杀高等门派高层的人,因此,倒也是没有半点的含糊。

    当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打过去,绝对是白白送死。

    现在的湮灭,可不是当初刚从禁地之中走出来的愣头青了,三百年的时光,该怎么去运用自己的手段完成任务,湮灭可是很有一套的。

    而且,这个独眼角虎,现在就在御剑宗的领地范围,开始大肆的屠杀平民,因此,只要湮灭到了御剑宗的领地,便可以直接击杀那只怪物。

    行进了大概七天的时间,湮灭与欧阳莫离终于是穿越了衍气宗的领地,来到了御剑宗的势力范围,此时,御剑宗中,独眼角虎还是正在大肆破坏着,而与之对战的,乃是一名真仙境的老者。

    这名老者,手持一柄青釭剑,整个人看起来炯炯有神,此时浑身充满了怒气,一道道磅礴的剑气,向着独眼角虎那庞大的身躯狠狠地轰杀了过去。

    但是独眼角虎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惧意,反而是硬扛着剑气,对着老者不断地吐出能量球,使得老者只能狼狈的抵抗,而无法去反击。

    “大师伯小心!!!”

    突然,一颗巨大无比的能量球,带着强横至极的吞噬能量,在老者的背后悄然酝酿,而老者却毫无所觉,仅仅只是一瞬间,这能量球便狠狠地轰向了老者,惊得欧阳莫离大声的喊道。

    老者听了欧阳莫离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也就在这么一愣,独眼角虎便对着老者狠狠地拍了一掌,将老者直接拍飞,而之前算计着老者会躲避这道攻击,刚好撞上能量球的独眼角虎,也是恼怒无比。

    不过,老者被这一爪子给拍飞之后,身上气息瞬间混乱,口中狂喷鲜血,显然已经受了重伤,这倒也是让独眼角虎没有太多的怒气了。

    “吼!!!”

    独眼角虎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畅快的仰天吼了一声,一道道法则之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规则律动,在其额头独角上面不断地酝酿,显然是要释放什么大招了。

    而事实正是如此,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独角上面一阵电闪雷鸣,那漆黑的闪电,带着狂暴的吞噬之力,向着受伤的老者狠狠地轰杀了过去。

    “吾命休矣!!!”

    老者此时身受重伤,根本就无法去躲避这道攻击,不由得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喂,老头,你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但是等了好几秒,都没有等到独眼角虎的攻击,老者心中升起了疑惑,随后,便听到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个身穿黑袍,手持黑剑的泰拉男子,此时正使用出了一种五颜六色的屏障,将那漆黑的雷霆,抵挡在了身外,老者也顾不得什么,只是一个瞬身,便离开了二者交战的范围。

    而湮灭淡淡的看了一眼老者,随后手中的剑向上一挑,一瞬间,无穷无尽的元素之力,夹杂着强横至极的天地法则,向着雷霆冲了过去,直接将雷霆给打的稀碎。

    无数爆炸声,在天地间不断地交鸣,空间不断地破碎,露出了黑暗无比的黑洞,令人毛骨悚然。

    “何方小子?竟然敢抢你虎爷爷的大补之物,不过,你家虎爷爷看你也挺细皮嫩肉的,绝对比那个老小子好吃的多了!”

    独眼角虎一击不成,顿时便对着湮灭恼怒的大喊道,但随即,他便发现湮灭身上的能量十分的浓郁,甚至是比那个老者还要浓郁,不由得贪婪的舔了舔舌头。

    “莫离,这位少侠是何人?”

    老者在欧阳莫离的身边,服下了一颗疗伤丹药,那苍白的脸色,瞬间便好了许多,只是整个人还是很虚弱,看来,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够战斗了。

    “这位少侠叫做湮灭,就是这位少侠接下了斩杀独眼角虎的任务的!大师伯,你没事吧?”

    欧阳莫离微微笑了笑,随后便向着老者说了一句。

    “我没事了,没想到,这位少侠看起来年纪轻轻,却有着这番实力,当真让人敬畏!”

    老者摇了摇头,随后便感慨了一句,湮灭的骨龄,老者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三百岁的年纪,已经达到了渡劫期,这在修仙者之中,简直就是奇迹。

    要知道,修炼一途,不进则退,从炼气期一直到渡劫期,能够达到渡劫期的,哪一个不是天才?

    但是,这些天才经历了无数机缘,服用多少灵丹妙药,都得花上个七八百年,才有机会达到渡劫期,就算是十分富有天资的人,至少也得花上个五百多年。

    可是,这个少年不过三百岁,就已经达到了渡劫期,可想而知,他的天资,到底是有多么强了。

    不过,湮灭可没有心思去管老者想什么了,此时,他正在紧张的看着独眼角虎。

    这只老虎,头生独角,那一张虎脸上面,仅仅只是有着一只眼睛,位于王字纹的下面,看起来十分的可怕,神炮十米,体长二十米,俨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湮灭此时不由得撇了撇嘴,早知道,自己就先拖一天再来了,布置好一些陷阱之类的,打起来自己还能够占得到便宜,但是现在嘛,看来是没有那种机会了。

    想到这里,湮灭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欧阳莫离,发现欧阳莫离正在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由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孩,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颜色的人,自己还是好好打吧!

    想罢,湮灭身形一动,手中的黑剑,瞬间化作了无数道黑色剑气,带着强横至极的毁灭之力,向着独眼角虎轰杀过去。

    而独眼角虎看到这一幕,也是丝毫不惧,张开大口,便要直接将冲过来的湮灭给吞噬了。

    但是湮灭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只见他身形再次一动,这无数道剑气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使得独眼角虎愣在了原地。

    卧槽?这是什么攻击方式?人呢?

    独眼角虎不断地寻找着湮灭的身影,不止是他,就连欧阳莫离以及那名受伤的老者,也是不断地寻找着湮灭。

    “我在你头上呢,傻子!”

    这时候,湮灭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到了独眼角虎的耳中,独眼角虎虽然看不见,但是却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头上,真的是多了一个东西,不由得恼羞成怒。

    随后,便见他双爪向着自己的头上一拍,湮灭眼中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直接消散一空,连带着,手中黑剑化作了一个漆黑如墨的能量球,狠狠地砸在了独眼角虎的头顶。

    “吼!!!”

    独眼角虎自己的攻击,连带着湮灭的攻击瞬间交织在了一起,使得独眼角虎的头上,瞬间破出了一个一个大洞,那大洞之中,不断地飚出漆黑的鲜血,痛的独眼角虎双目通红。

    “无耻的人类,我要你死!!!”

    独眼角虎痛苦的对着湮灭怒吼着,身上毛发全都倒立了起来,一瞬间,那些毛发便化作了一道道法则之力,犹如细针一般,向着湮灭射了过去。

    强横至极的能量,使得欧阳莫离与老者都有些睁不开眼,二者向后退了数百米,这才不受影响。

    而那天地之中,无数能量尽皆被这法则之力切割的干干净净,甚至是连时间,都短暂的静止了下来。

    “你头上的独角不错,我要了!”

    攻击发了出去,独眼角虎便看到湮灭丝毫是没有半分躲避的意思,而那强横至极的攻击,直接穿过了湮灭的身体,使得独眼角虎心中暗喜,你这个小杂碎,终于是死了吧?

    但随后,一道声音从天空之中飘了出来,使得独眼角虎心里大绝不妙,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直接使得他下意识的就要逃跑。

    可是,湮灭手中那不断旋转着的手里剑,则是无情的向着独眼角虎狠狠地劈了下来。

    “吼!!!”

    无穷无尽的风之法则,带着强横至极的规则之息,凝聚而成的那源源不断旋转着的螺旋手里剑,直接轰杀在了独眼角虎的身上。

    仅仅只是一瞬间,独眼角虎身上的血肉,便被这螺旋手里剑给切割成了数百万份,甚至是一点鲜血都没有留下,只有那个长在他头顶的独角,完好无损。

    “黑暗切割!!!”

    肉身被破碎,一道透明的蓝色兽魂,向着远方以一种超越光速的方式遁去,但这时候,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在兽魂的耳中响起。

    顿时,天地瞬间色变,那光彩四射的太阳,瞬间幻化成了一轮血月,一道道漆黑的剑痕,在天地间显现,而蓝色兽魂,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被砍得干干净净。

    ……

    “呵,所以,正是因为欧阳莫离在你眼中有色彩,你才会选择她的么?”

    被困在牢笼之中的东方默馨,看着牢笼之外湮灭,不由得嗤笑了一声,嘲弄之意,丝毫是不加以掩饰。

    “这只是一半的原因,你且听我慢慢讲来!”

    湮灭没有在意东方默馨的嘲弄,反而是心平气和的向着东方默馨说了一句,随后便继续了讲述。

    ……

    击杀了独眼角虎之后,湮灭便进入了御剑宗,整个御剑宗的人,都十分的高兴,说湮灭是御剑宗的大英雄,当然,衍气宗的报复,也来得十分快。

    不过就是三天的时间,在湮灭得到了紫晶矿脉之后,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御剑宗的时候,衍气宗便打上了门来。

    湮灭自然是没有半点畏惧,而御剑宗的人,也是帮助湮灭一起对抗衍气宗,那一战,打的是昏天暗地,直到两派宗门的高层,尽皆打的身受重伤,这才离开,至于湮灭?湮灭是不会受伤的。

    这些事情解决了,也过了三个月的时间,湮灭觉得自己是时候该离开了,随后辞别了御剑宗,在欧阳莫离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御剑宗。

    又在多元大陆飘荡了半年左右,湮灭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了,因此便要回到禁地了。

    但所谓,有些事情,冥冥之中就好像是注定了一样,这一次,在湮灭要回到禁地的时候,湮灭又遇到了欧阳莫离。

    这一次,欧阳莫离是受了伤的,她被一个修炼斗气的宗门追杀,原因不过就是因为合作探宝,最后分赃不均。

    湮灭看到这一幕,本来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最后,又摇了摇头,这个少女,是自己眼中唯一有色彩的,若是真的死了,那岂不是可惜了?

    因此,湮灭再次出手,将追杀欧阳莫离的人,尽皆铲除,并且为欧阳莫离疗伤,二人相处了大半年,欧阳莫离也清楚了湮灭的为人,最后,便赖上了湮灭,将其拉入了御剑宗。

    时间一晃就是四十五年过去了,加入御剑宗的这段日子,湮灭也算是比较自在,作为一个客卿长老,而且还能够随时和欧阳莫离见面,这才是最让湮灭高兴地。

    一来二去,湮灭与欧阳莫离相恋了,似是年的时间,一切都能够看得开了,而湮灭与欧阳莫离这五十年的恋情,也终于是发酵了。

    在这之后,又过了一年,湮灭与欧阳莫离正式成亲,二人共结连理,湮灭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御剑宗的宗主接班人之一。

    但是湮灭却没有这种心思,又过了四年,在湮灭的帮助下,御剑宗的领地也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中等势力,湮灭与欧阳莫离尽皆厌倦了这种争斗,便脱离了御剑宗,退隐到了禁地之中。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曹丹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曹丹的时期。

    没日没夜的战斗,没日没夜的名利争夺,使得道统之战,愈演愈烈,最终,连女娲栖息之所,也就是湮灭口中的禁地都没有放过。

    湮灭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一天,御剑宗的一个门人,被追杀到了禁地所在,他想进入禁地之中,却被禁地外面那灰蒙蒙的混沌之气所吞噬,而追逐他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也吓得逃跑了。

    巧合的是,欧阳莫离那天正好与湮灭在外面种花,看到了一进入禁地,就变成了一对骸骨的人,不由得有些疑惑。

    欧阳莫离走了过去,在骸骨上面,找到了一个玉简,神念沉浸其中,获取了其中的消息,顿时便脸色苍白,晕阙了过去。

    “莫离!!!”

    湮灭愣了一下,赶紧扶起了欧阳莫离,随后拿起玉简,放在额头之上,这才明白,这其中的东西,赫然是御剑宗的求助信。

    衍气宗经过这五十多年的发展,也变得十分强大,现在正在报护山神兽被杀之仇呢!

    本来,湮灭是不想去管的,但是拗不过欧阳莫离,因此湮灭与欧阳莫离正式出山了,向着御剑宗冲去。

    但却没有想到,在去的路上,有人设下了埋伏,三名真仙强者,将湮灭牵制,欧阳莫离被衍气宗掳走,爱妻被人掳走,使得湮灭愤怒异常。

    三个时辰之后,湮灭赶到御剑宗,赫然发现两派正在对峙,而欧阳莫离,已经被一名天仙强者,困在了牢笼之中。

    这是新晋的天仙强者,他乃是当初衍气宗的玄仙强者,只是现在看中了湮灭能够灭杀真仙的战力,以欧阳莫离做要挟,让湮灭对付御剑宗的人。

    欧阳莫离见状,趁着这名天仙强者不备,拿出了护身短匕,自刎当场,神形俱灭,使得湮灭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疯了。

    “啊!!!你们都得死!!!”

    湮灭大怒,双目血红,一股股玄奥无比的能量,从其身体之中爆发而出,黑暗之眼的力量,尽数被湮灭所得到。

    随后,便见湮灭身上,一道道紫黑色的能量,在其身边环绕,那一身黑袍,此时印上了九条金色的魔龙。

    这股能量一爆发,衍气宗的人便吓得浑身颤抖,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湮灭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而湮灭,也是没有丝毫的做作,仅仅只是手一抬,在场所有衍气宗的人,尽皆灰飞烟灭。

    随后,湮灭看着欧阳莫离的躯体,不由得流下了两行清泪,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走到了欧阳莫离的身边,将其抱了起来,随后,便在御剑宗之人面前,消失不见,下一刻,所有关于衍气宗的人,尽数神魂俱灭,无论神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