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2018杂志虫最新域名 www.ab74.com 杂志虫 | 记住新域名www.ab74.com 收藏本站

第二百五十一章:顺势而变

      午时已至,偌大的广场上,拥挤的人群终于暂时安静下来,血无极站在城楼上,目光闪烁不定,沉默了许久,才出声道:“一个月前,几个毛贼从血灵矿场盗取了一项重宝,被大军数次围剿,终有三人成功窜入了血灵城,混入了茫茫人海中,而这三人,至今也没有擒获。*杂■志■虫*”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色变,尽管之前就有这样的传言,但此时得到血无极的承认,还是不免心惊肉跳,也有人早就得到消息,并没有什么惊慌之举,反倒有些不满,你抓毛贼就抓蟊贼呗,叫我们来干嘛?

    还没问出口,又听见血无极继续道:“今日把诸位召集于此,只是为了配合调查,不必大惊小怪,只要各位听从安排,不主动捣乱生事,就不会有半分的危险。”

    “你们如何保证我们的安全?”有人叫道,许多人也是附和。

    “不不不。”血无极摇头,嘴角勾起,露出了一口白牙:“我想你们理解错了,这里的血灵城,血狼族的领地,我的辖区,我所需要的,仅仅是你们的配合,而不是满足你们的需求。”

    “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地盘,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提出要求?我肯给你们生存的机会,就已经是慈悲为怀,换作以前,出了这档子事,血灵城的生灵早就被屠杀得干干净净,不会有一只活着的虫子。”

    血无极**裸的话语,引得众人惊怒不已,在他们心里,城主府的人就应该保证他们的需求,维护他们的人身安全,若是不这样,他们背后的势力就会联合施压,对不尊重他们想法的人展开报复。

    “我不服!”当场,就有几个大势力的妖圣跳出来叫嚷。

    血色光华稍纵即逝,不服的人怒目圆睁,眉心裂开一个血窟窿,身子直挺挺地就倒了下去,带着不服去见了阎王,周围的人惊恐万分,躲躲闪闪,让出了一大块空地。

    “还有谁?”血无极理了理衣袖,毫不在意地问道,几个不怕死的家伙离在远处,也不知是真的没看见,还是想体现下大无畏精神,高声叫嚷自己是某某势力种族的公子少爷,让城卫军立刻放行,不然后果自负。

    “还有吗?”于是,他们的脑袋上又爆出了血洞,倒在了血泊之中,引得附近的人惊恐尖叫,血无极抬头望去,万里无云,二十万人脸色苍白,有的眼中还饱含着怒火,却没有人再跳出来伸张正义。

    “很好!”血无极轻笑。

    另一边的右城门处,一行人也在这里聚集,夜阳带着张三李四到来,目光扫过众人,停留在其中一个金发青年身上,开口道:“这件事多谢金兄与金老爷子,贵族的条件我会尽快达成。”

    金发青年笑了笑:“殿下客气了,能为殿下出力,是我与族叔的荣幸。”

    夜阳点点头,环顾众人,笑着道:“从北海回来到现在,难得有放开手脚大闹一场的机会,今天的血灵城里,除了我们与城主府的人之外,看见任何人,杀!”

    ……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个男子提着一个大包裹,从一间珠宝店被砸坏的大门里大摇大摆地走出来,感受着手里的份量,心里不禁畅快得意,暗道。

    这群白痴,居然真的全都跑去了广场,还是我聪明,这么大好的时机,几百年都难得一遇,一会儿再去几家店铺逛逛,等晚上去望香楼大吃一顿山珍海味,再去牡丹阁美美的泡场花池,找几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嘻嘻嘻嘻,神仙的日子也不过如此了吧!

    想着想着,他突然觉得脖子有点热,接着,又看见一群人跑过来,他正想要开口,嘴张开却喷出了一口血,视线中的世界旋转,迅速变得漆黑……

    一行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人的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又看向了夜阳,此时的夜阳眼中一片漆黑,在他的视线里,所有的高楼大厦都变得透明,连大地之下的蛇虫鼠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目光四下转动,能引起一点变化的,就只有那一具身首分离的白骨,莹莹白光也逐渐失去光泽,逐渐黯淡……

    在夜阳强大的视野搜寻下,一个接一个隐藏在城里的人被击杀,不管他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有怎样的言不由衷,非要躲起来妨碍抓贼,既然这么的见不得人,也就再也不用见人了。

    视野中的人越来越少,可击杀的不过都是些浑水摸鱼的小毛贼,真正的大盗还是不见踪影,夜阳不禁皱起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却传来了颇为耀眼的光芒,十几具白骨出现在视线里。

    夜阳收起了瞳术,眼中恢复正常,抬起头望去,一座高大的建筑挡住了去路,牡丹阁三个字映入眼帘,一个美妇人与一个龟公站在门前,看见几人到来,美妇人迈着小步笑着上前行了一礼:“见过几位大人,这位想必是夜皇子吧?”

    “城主府下令,让所有人到左城门广场处集合,你们怎么没去?”夜阳自顾自地走进了牡丹阁,里边空空荡荡,还有几个小厮打扮的人,几个娇滴滴的女子。

    “大人请见谅,小民不是不去,只是实在走不开,偌大个产业,总是得有几个看门的,不然万一闯进去几个匪徒,我们也不好向东家交代?”美妇人一脸的委屈模样。

    “东家?”

    “牡丹阁的东家是狸猫族。”

    “哦?”夜阳点点头:“好像听说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龟公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赔笑着道:“殿下说笑了,狸猫族不过是小族,自然比不得贵妖国这等庞然大物。”

    “那我们进去看看,没什么问题吧?”夜阳又问道。

    “自然是没有问题。”美妇人笑着,将众人迎进了牡丹阁,她在前边带着路:“这之前妾身便吩咐人检查过了,也是怕贼人潜入惹得是非,此时的阁中除了我等就没有别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殿下是亲自看看的好。”

    “你们既然检查过了,我也就懒得看了。”

    “真的?”

    “开个玩笑。”

    秋娘与龟公满头黑线,夜阳却哈哈大笑,与众人从一楼行至四楼,夜阳有血脉瞳术,敌人无所遁形,其他人也不必仔仔细细地去检查每一个角落,正如秋娘所说,这四楼都空无一人,只是走到顶楼,夜阳却突然停了下来,笑着回过头去。

    秋娘心头咯哒一跳,生怕他发现了什么,急忙问道:“殿下,怎么了?”

    “没什么,血灵城牡丹阁的花池艳名远播,本殿也闻名已久,只是公事繁忙,一直没机会来看看,你身为地主,难道就不准备给我介绍一番?”

    “殿下对花池这么感兴趣,是我牡丹阁的福气,只可惜现在姑娘们都不在,要不然还能有机会好好服侍殿下,只能委屈殿下稍等半日了,我们这儿的花池……”

    秋娘巧笑嫣然,正要开口介绍,夜阳却挥挥手打断:“走前边儿,别说话,带路就行,我想自己看看。”

    秋娘笑容一僵:“殿、殿下……”

    “怎么了?有问题?”夜阳笑着问道。

    “没、没有。”秋娘声音微颤地回道,僵硬着身子在前边带路。

    众人依次检查过九个花房,走到第十个的时候,夜阳却又停了下来,秋娘硬着头皮发问道:“殿下,又怎么了?”

    “没什么,秋娘啊,你做得很好,你能这么弃暗投明,我对你很欣赏,要不是有你暗中通风报信,我也不知道那三个蟊贼竟然躲在这里,等我们抓住这三个家伙,你就是最大的功臣,本殿下说话算话!”夜阳大笑着拍着美妇人的肩膀,大声赞扬,最后一句却压低了声音:“我如果你还能活着的话……”

    “啊?”秋娘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可夜阳却一掌拍向她,将她推进了花房,自己却迅速向后退去。

    “臭娘们儿,你敢背信弃义!”一头庞然大物本来在水池里潜伏,此时听见了这些话,却突然从房中窜出,一口咬住秋娘的身子,一个死亡翻滚,在难以置信的尖叫声中,就把尤物撕成了碎片。

    怪物本来压制着体型,撕碎秋娘的时候,发出一声咆哮,体型也跟着猛涨,眨眼间就长成了几十丈的巨兽,材质坚固的牡丹阁瞬间变成了坍塌,水池破裂池水倾泻,几个来不及逃出的小厮女郎都被砸进了废墟,鲜血染红了池水。

    而夜阳带着人在前一刻就逃窜了出去,只有两人受到了些许的擦伤,众人纷纷漂浮在半空中,脸色木然地看着这血灵城最繁华的建筑毁于一旦。

    “啊!杀人了!”龟公和几个小厮也成功逃了出来,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势,龟公目睹了一切,一言不发地朝远处遁去,而几个小厮虽然不明所以,但也按照着“计划”,惊慌失措地尖叫着向着左城门处逃亡。

    李四闪电出手,一条能量聚集的岩蟒冲出,追上了龟公,龟公恐慌不已,想要求饶,可差距太大,长尾一扫就将他抽成两截,岩蟒还想要朝其他人追赶,夜阳却摇摇头制止了李四,做戏做全套,这些人还不能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