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2018杂志虫最新域名 www.ab74.com 杂志虫 | 记住新域名www.ab74.com 收藏本站

第二百章:振动武倌之难

      面对初云宗弟子的磕头求饶,那对孙女哪还见过这阵势呀,若换做平常在这武道为尊的世界,像他们这群人死了也就死了,此刻,只见这对孙女颤颤巍巍的冲着云山央求道“这位少爷,还是让这些宗门弟子起来吧,老夫命薄怕是吃罪不起。ぁ杂℡志℡虫ぁ”

    面对老者的央求,云山也是颇为无奈,要是换做以前,云山早就把这帮败类就地正法了,可现在不一样,云山毕竟不是本地人根本无法一直待在这,所以,要是通通杀了,这当地百姓可就遭殃了,至于,灭其宗门也有些过了,只不过是个别弟子和长老犯法,云山也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人。

    所以,只见云山一声雷霆大喝道“滚!若是有下次,我定将你这群人渣抽筋扒皮。”

    那群早已吓得屁股尿流的初云宗弟子听到云山如此一声呵斥,不但,没有半点生气,反倒是,如蒙大赦般抬起那位早已昏死的阴郁长老匆匆离去,生怕云山改变主意。

    那初云宗的弟子溜走后愣在当地的祖孙二人,也是赶紧对着云山行跪拜大礼,还没等两人跪下,云山赶紧将二人搀扶起来,虽说,武道为尊的世界,云山根本无需对这些蝼蚁尊重,可云山却不这样认为,这两人让其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想当初,云山只不过是云家的一个废材,而云家也不过是一个小小落日城的家族罢了,要不是灵老怕是云山还是那个废物少爷任人欺辱,正因为经历这些,云山才会对每一个人无论修为只要真心对他,他也会真心对待。

    云山搀扶起二人后也是从包里拿出一些金银细软递给这对祖孙两说道“二位还是离开这片地方,去其他门地方生活吧,这初云宗怕是不甘心回来报复,那我到是害了二位呀。”

    这一举动可是彻彻底底地把祖孙二人给感动坏了,只见那位老者满眼湿润的颤颤巍巍的说道“少爷呀!小老二生在这、长在这,怕是没地方去了,这钱我不能收呀,你救我孙女一命,小老儿以万分感谢,若是还要收你的钱,怕就是那不仁不义之徒呀。”

    云山见老人家不肯走本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旁的程南却是冲其摇了摇头,云山看到程南示意也是颇为无奈的强行留下钱财便和琼云等人上路了,云山心里清楚,偌大的修武世界,像这些毫无修武基础的底层人实在太多,云山根本顾不过来来,只有自己站在这武道世界的巅峰,他才能逆转乾坤重新制定这世间规矩。

    一路上,云山感慨良多,越发觉得这武道世界过于重视强者为王,弱者只能被当做蝼蚁般生存,如此虽也不无道理,但是,这不是云山想要的,毕竟,做为废材的他更能够体会弱者的无奈和疼苦,所以,他开始暗暗下定决心,要改变着无情的乱世,建设一个他想象中的完美世界。

    大概又过了数天,一路兼程的云山等人终于来到了云洲第一大城市洛城,据说,洛城才是当年炎黄的首都,那个时候炎黄十分强大,不要说周边十六国,就是在整个万国乃至九洲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不过,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大约是远古灭亡后,大约六万多年前的事,那时候的轩辕氏、伏羲氏可谓是极为强大,连强大的妖兽族和神族都敬畏三分。

    现在的洛城虽说大不如前,可在云山这个土包子眼前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了,宏伟高大的城墙,川流不息的人群,怕是只有炎黄首都才可以之媲美,至于,那落日城,云脉城跟洛城比起来简直是蝼蚁般得存在。

    程南回到故乡,一股自豪之感油然而升,当他看到琼云等人一脸惊诧之时,不免,颇为得意地嘚瑟道“怎么样,这里就是我的故乡洛城,这里可是云洲第一大城,而云洲又是号称炎黄第一洲。可想而知洛城的地位了般。”

    面对程南的显摆,琼云等人却并未有半点回应,而是三人一副兴高采烈地往城里走前,那架势分明就是根本不想搭这程南的茬,程南看到三人离去的身影,也自觉没意思,便是喊着让三人等等,匆匆追了上去。

    洛城的繁华简直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常年在学院修炼的几人,一路吃吃喝喝逛的好不高兴,这街上的修武者也普遍比其他地方多,实力竟是都在魄体境以上,甚至,武体境强者都要好几个呢!

    就在云山和琼云等人有说有笑的时候,忽地听到街头传来一阵极为喧闹的吵架声,修武世界的争锋经常发生原本是很正常的,所以,云山等人并未太当一回事,可就在大家毫不在意的时候,程南竟是一脸阴沉了下来,只见其二话没说飞快的跑向争吵喧闹之地。

    一路上根本连招呼都没打,这可让云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即,带着琼云等人飞奔跟了上去,还没等云山等人赶到,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极为刺耳的羞辱声道“程天水,你一个区区洛城的三流门派也敢跟我初云宗对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哼!你们初云宗仗着势力强大想要霸占我振东武倌在洛城的产业,我程天水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面对初云宗宗主的咄咄相逼,程天水竟是敢针锋相对,要知道,这初云宗宗可是武体四重巅峰境,而这程天水不过是武体二重巅峰境,两人差了二个小境界,这到了武体境,每一个小境界都是天壤之别除非一些天赋卓越之辈否则根本不可能越级而战。

    这初云宗宗主要杀程天水简直易如反掌。

    听到程天水如此顶撞自己,这初云宗宗主不禁没有半点生气,反倒是一脸诡异地笑了笑,只见其顺势一掌向程天水逼去,本来夺取对方产业就名不正言不顺,这程天水宁顽不化,初云宗宗主刚好借此机会灭了振东武倌一了百了。

    就在大家以为程天水必死之时,一道极为迅猛的身影突地横在了初云宗宗主和程天水之间,只听砰地一声极为沉闷的响声爆发后,那初云宗宗主竟是砰砰地连退数步,而云山虽勉强未退,但脸色也是掺白至极,很明显,这次两人交手,双方都未讨到好处。

    “宗主!”初云宗的人看到宗主交手连退数步,也是一个个脸色掺白纷纷上前询问,要知道,这初云宗号称宋城第一宗门,平时在宋城横行霸道惯了,这次宗主吃瘪,他们也是不免担心会造报复,毕竟,宗主可是他们宗门之人,平时只要他们欺负别人的份,今天竟是被他人击退,你叫他们如何不惊。

    “不知这位公子师承何处,为何要插手我们和振动武倌的事?”被击退的初云宗宗主不禁一愣,强壮镇定地冲着手下挥挥手示意安静,当即,上前询问道,此时,可是完全没有前面的嚣张,这并不是初云宗宗主良心发现,而是,如此年纪竟是又这般实力相必一定是哪家大宗门或者隐士高人弟子。

    初云宗不过是一个二流城市的第一宗门,不要说三大宗,就是洛城一流宗门都可以轻松灭其宗门,欺软怕硬不就是这些仗势欺人的宗门的一贯作风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